首頁|注冊|登錄
地市分站: 南昌| 九江| 景德鎮| 萍鄉| 新余| 鷹潭| 贛州| 宜春| 上饒| 吉安| 撫州
 | 超级战队五骑士 > 招商服務 > 行業研究 > 正文

假面骑士五骑士战队完整版:如何對資產管理進行統一規范

2017-03-02 09:09:28 來源:經濟參考報 我要評論(0)
字號: T | T
 ●自2012年中國證監會推出資管新政以來,資管業大幅發展,但快速發展導致的失衡風險令行業亟待監管體系化。各家監管機構已然推出的措施需要統一整理,已經成為各方的一項共識。

  ●當前資管監管的重點思路應當是:打擊缺乏技術含量、單純憑牌照出借通道、坐地生財的偽經營模式,防范對貨幣宏觀流動帶來風險的過度加杠桿行為,限制通過不必要的多層包裝來為非商業目的服務的復雜交易安排。堵不如疏,不宜簡單通過金牌禁令予以規范。

  ●整體性的資管業法律制度安排的完善,還需要等待信托法、證券法、基金法等上位法的修訂協調,而無法在短期內通過監管機構來完成。

  據多家媒體報道,自2016年底起,主持金融安全大局的中國人民銀行已經在國務院支持下,協調國務院法制辦、三大監督管理委員會、外匯管理局,牽頭主持了《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春節前已經向“三會”做過征詢。統一性資管規范出臺箭在弦上。

  資管統一新規的必要性

  自2012年中國證監會推出資管新政以來,資管業大幅發展。2012年底資管業總規模不過是27萬億元。到了2016年底,若算入通道類業務的重復計算的話,資管行業總量已超過100萬億元。其中證券期貨經營機構的業務規模最大,有52萬億元;保險公司雖然最近在股市幾個案例中表現兇猛,但資管規模尚只有1.7萬億元;信托資管為18萬億元;銀行理財產品則有30萬億元。據波士頓咨詢公司(BCG)估計,到2020年,資管規模將超過170萬億元。

  各家金融機構的資管業務并非并行不悖地各自發展,而是陷入了交叉和混戰局面。證券公司、公募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私募基金管理機構、期貨公司、銀行、保險公司、信托公司乃至互聯網企業均加入了角逐。其中不少資管產品在資產端并未經過審慎的盡職調查和篩選,在資金端則認錢不認人,不考慮投資者在風險承擔方面的適格性。甚至在產品設計上互相嵌套,有將近一半規模的產品是用一個資管產品去投資另一個資管產品。在此過程中,融資杠桿不斷放大,透明度不斷降低,債權和債務資金流的期限錯配問題加劇。利用監管分割的背景鉆空子的套利橫行,亂象頻出,影子銀行規模劇增,金融系統性風險加劇。

  去年以來局部爆發的一些借款企業違約導致的拒付糾紛如僑興私募債風波,正是一個環節的資管風險由于所謂的線上到線下(O2O)的不當設計而放大的結果。而種種明股實債的糾紛更是多次發生,如去年11月底引發關注的新華信托訴湖州港城置業公司破產債權糾紛敗訴案。就宏觀而言,2015年夏“股災”、2016年冬“債災”都與此有關。

  故而,資管業快速發展導致的失衡風險令行業亟待監管體系化,各家監管機構已然推出的措施需要統一整理,已經成為各方的一項共識。

  新資管規范意見的主要內容及影響

  盡管有關部委的意見尚未統一,正式的規章內容有待細化明確。但新規總體上和去年中國銀監會對銀行理財產品提出的監管思路、中國證監會的證券期貨經營機構私募資管業務運作“新八條底線”較為接近,并不算有激進的突破,而是在已有監管基調上的推進。

  其主旨包括引導非標準資產回到發行人的財務報表內、金融機構不得開展表內資管業務、打破市場對產品管理人的剛性兌付預期、降低和限制杠桿率、重申禁止資金池操作、強化資本約束機制和統一計提風險準備金、在穿透原則下統一杠桿要求等。對非標準化銀行信貸資產及其收益權產品的清理,可能首當其沖。一言以蔽之,就是逐步趨嚴。

  近期中國保監會的一系列監管執法措施較為生動地展示了金融監管部門的走向。保險資金在資管業的比重不算大,但近年來,安邦、前海人壽、恒大人壽等幾家保險公司在股票市場不斷獵取藍籌上市公司,引發了高度的矚目。僑興私募債風波中,浙商財險、眾安保險也小小出了個名。

  2016年12月保監會主席項俊波首次提出“保監會姓監”。這并非修辭,而是針對以前保險業部分機構擴張勢力過猛的一次政策強調,即“保險業姓?!?。之后的一系列執法行為更是搶了財經新聞的頭條,如本月24日撤銷前海人壽董事長、寶能系控制人姚振華的保險公司任職資格,并且十年禁入。去年9-11月短期炒作相關股票的恒大人壽也隨后受到了相對較輕的限制股票投資的處罰。這雖然對兩家明星保險公司不算是傷筋動骨的打擊,但對市場釋放信號的意味強烈。

  而資管業的小弟弟期貨公司(2016年底業務規模近2800億元)則可能會根據最新的資管要求徹底退出這個行業,謹守交易主業。

  這意味著,監管者希望簡化資管業市場環境,不必要的玩家、不穩健的玩法,都將被清除。例如,對非標債權產品的投資,可能將限于用信托計劃直接投資,而非當前銀行主流的復雜做法,即用銀行理財產品受讓資管計劃的受益權,再用資管計劃認購信托計劃,信托計劃則認購非標資產。其他資管產品投資管產品的嵌套做法也將受限制,例外僅限于投資于其他基金的基金(FOF、MOM)。

  各類資管產品嵌套的目的,一是讓更多不實際負責的金融機構過來分一杯羹,如在淮南志高糾紛中,國元信托和湖南信托都進入了華宸未來資金管理公司子公司主導的交易流程,發生兌付困難時,卻都辯稱自己只是通道,推諉了好久。另一個目的則是為了規避認購者須是合格投資者或不超過200人的發行端規制。故對嵌套予以限制,有利于凈化資管環境。與之主旨類似的是對通道業務的壓縮。

  又如,為普通投資者喜聞樂見的銀行保本理財產品,當前在各家銀行理財產品中占比20%-50%,由于其屬于表內業務,以后或許將受到壓縮。比起證券公司、基金子公司,按照產品管理費統一計提10%的風險準備金的要求,會對過去并無此類要求的銀行理財產品、保險資管機構,和只對凈利潤計提5%賠償準備金的信托公司產生壓力。債權投資信托產品無杠桿限制的局面也可能會被統一降到3倍,這除了影響信托公司的業務外,其他金融機構借助信托提高杠桿的做法也將受到沖擊。

  另一方面,監管者將通過新規消除目前行業內的模糊氛圍,以及對產品收益率和風險等不切實際、不符合市場規律的期待。打破剛兌,或許會在短期內可能引發一些重整和震蕩。在資管業務規模已然頗為龐大之際,比起吸引資金,更重要的應該是通過風險差別化的經營增強資管機構的專業能力和信用差異,這也有助于厘清各方權利義務關系,從長遠實現行業的穩健發展。

  資管業統一監管的難點所在

  一般而言,這種部委聯合規章的制定和細化時,會推出一系列的禁令和限令,估計不少業務模式會被叫停,風險控制要求會加強。統計口徑整合等行政管理方面的事務也較容易協調。但如何真正有效地為資管業提供公平競爭平臺、提高投資者?;?、降低風險,仍然不是易事。畢竟當前資管產品種類紛繁,在實現統一化監管的同時,如何不簡單一刀切或削足適履,甚至扶植這個、打壓那個,值得深入研究。

  例如,有不少人主張強化對產品類型的功能監管,用信托關系去整合不同的資管關系。這當然可以是資管的合理方向,但信托關系意味著被管理資產和管理人在法律上高度獨立的地位,是對當前流行的通道化業務的徹底否定,不是貼個信托標簽就能實現的?;⒉懷煞蠢噯?,名實不符的安排更為不佳。在我國,信托從一種與合同、公司并列的財產法的基本范疇,而被窄化理解為與證券、貸款等并列的融資方式。信托公司一律由銀監會管理,更凸顯了這一尷尬。

  類似的,還有對各類受益憑證的發行是統一按證券法規制,還是按投資基金法規制的問題。故而對資管業務的根本性法律規制的優化,需要相關法律不止一輪的修訂完善,而不是多部委規章本身所能解決。

  資管業務統一和監管體制改革動向

  當前已經出現了關于金融監管“三會”合并的一些政策預測。但至少在明年三月新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召開前,尚不會有體制性的大動作。而基調有待于今年的金融工作會議和中國共產黨“十九大”來確定。不過一般認為,中央銀行的地位將加強。除了對具體業務的微觀審慎監管外,對全局性金融安全的宏觀審慎監管將獲得更多重視。

  以往“三會”兼具行業監管和行業主管機構的做法也可能會有所改變。因為監管者的定位意味著必須不偏不倚地對行為予以監督管理,而行業主管機構還得心懷行業發展的重任。而這雙重目標是存在一定的潛在張力的。我國金融業總體上管制較多,牌照是極為有價值的資源。行業主管機構若有意放松,就能令下轄的金融機構資管業務蓬勃發展。例如,2012年起證監會推行資管新政后,之前由信托公司主導的資管格局就迅速被顛覆。四年來異軍突起的基金子公司的諸多業務就是占據的信托公司囿于監管而退出的領域。而一些信托公司則不免抱怨自己被銀監會更嚴格的監管束縛住了手腳。又如2015年股災后,證監會在清理整頓場外配資時,把銀監會允許的結構化證券投資信托基本上予以取締,卻保留了具有類似性質的證券經營機構的結構化資管計劃,也引發了不少信托公司的抗議。

  這其中誰是誰非,可以繼續討論。但如果能由較為統一的機制和機構來對不同金融機構開展的涉及類似交易結構、類似收益和風險配置的資管產品來施加統一的監管,至少對金融機構較為公平。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而言,在“一行三會”的分業監管體制未變革的前提下,也無需對監管套利做過度的消極理解。我國總體上金融抑制程度較深、自由化不足,監管過度的風險不低。各類金融機構的資管范圍如果統一的話,就只會維持在很低的水平。通過監管競爭來促進市場發育和監管改良,仍有必要。金融監管不能以完全消除風險為目的,因為那只會導致市場的僵化。非標資產也只是由于定價精確度低、流通性差,不適合所有資管產品,而非不值得生存。值得注意的是,24日回京接任銀監會主席一職的郭樹清,數年前在證監會主席任上以市場派、改革派著稱。在他治下,資管業規制風格可能會更傾向于市場約束機制。

  從股災加杠桿到連接了招財寶的僑興私募債風波,我國金融業最大的風險還是在于金融資產、金融交易從線下無序延展到線上。在互聯網金融層出不窮的亂象還沒有被充分清理之際,對既有金融監管體制下的傳統金融機構的經營風險防范并不具有緊迫性。相反,在反欺詐、交易結構透明、當事經營機構能合理控制風險的前提下,應允許、理解一些創新交易模式的存在,如部分門檻較高的場外配資。對資管業的新動態對以往交易架構產生的不同含義,也需要多加思考。

  總之,當前資管監管的重點思路應當是:打擊缺乏技術含量、單純憑牌照出借通道、坐地生財的偽經營模式,防范對貨幣宏觀流動帶來風險的過度加杠桿行為,限制通過不必要的多層包裝來為非商業目的(如隱藏真實融資者)服務的復雜交易安排。堵不如疏,不宜簡單通過金牌禁令、這不準那不準地予以規范,否則會遭遇市場的反彈力。但整體性的資管業法律制度安排的完善,還需要等待信托法、證券法、基金法等上位法的修訂協調,而無法在短期內通過監管機構來完成。(作者為中央財經大學法學院副教授)

我來說兩句:
驗證碼:
點擊更換
好廠房
本站騰訊微博
關于龔杏廣告服務幫助中心法律聲明在線留言招聘信息超级战队五骑士聯系我們
Copyright © 江西工業地產網 超级战队五骑士 www.blksn.icu 贛ICP證11004852號
客服熱線:0791-88110988   傳真:0791-88110988   投訴和建議:150-0791-2886   江西工業地產網QQ:2586382021
江西工業地產網主要為園區招商引資提供優質的地產招商服務,致力于促進經濟發展方式轉變,助推江西經濟持續、跨越式發展!
重庆时时彩可以发财吗 足球比分直播 怎样买高频彩稳赚不赔 排3组六6码最大遗漏 时时彩总代 快三玩法技巧口诀 福彩时时彩实时开奖 快三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重庆时时五星彩走势图 双色球复式投注金额及兑奖表 重庆欢乐生肖对应的号码 分分彩不亏钱的玩法 球探体育比分网站 投注反水是什么意思 球深比分网即时比分 11选5胆码技巧